酒久文化网
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九游会j9官方网站

有什么关于白朴与酒的故事吗?-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

作者: admin 发布于:2022-01-16 04:30:21

  

白朴,生活于金末元初,噢州(今山西河曲)人,为“元曲”四大家之一。他幼年时正值金国覆亡,七岁时在战乱中失去母亲,由父亲的好友、金朝的大诗人元好问抚养教育四年,后回到曾在金、宋、元做官,臣节尽丧,身背骂名的父亲身边。他看到父亲先荣后辱的悲惨境况,便决意终身不仕,过起了以诗书为伴、以饮酒为乐的生活。
  这也是当时社会动乱,朝代更迭,仕途险恶,政治高压下知识分子苟活的时代风气。

青年时代的白朴,在北京时曾与关汉卿共同参加过玉京书会,从事杂剧创作。中年时到过开封、杭州等地漫游。晚年寄居南京,与宋金遗老相交游。从他留下的散曲、套曲和杂剧看,他是当时熟知市井民间生活又饱读诗书的大才子。
  有词集《天籁集》传世。

一个人的才能可否淋漓尽致地得以展示,绝对与所处的时代有关。处在什么样的时代,这是个人无从选择的,命定的。白朴生逢乱世,又有着强烈的为一朝一代守节的正统思想,在强权横行、朝代交替的时代,留给白朴选择的社会活动就是与亲朋故旧饮酒吟诗。
  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适应与顺从。心中的痛苦常在吟诗中发泄,在饮酒中忘怀。请看他写的《仙吕•饮》这一小令:

长醉后方何碍,

不醒时有甚思。

糟腌两个功名字,

醅清千古兴亡事,

曲埋万丈虹霓志。

不达时皆笑屈原非,

但知音尽说陶潜是。
  

白朴写的小令表面看似旷达,实则借醉酒,抒发了自己生不逢时的悲愤情怀。在他看来,只有长醉,方可无碍;只有不醒,才能无思。酒,成了暂时忘怀个人功名、国家兴亡、泯灭凌云壮志的麻醉剂,只有“糟腌”、“醅渰”、“曲埋”这些撩人心乱的“劳什子”,才能换取另一种难得的快乐与安宁。
  其实,人哪能长醉不醒?若真的长醉不醒,还会领略独享如陶渊明那样的放达与平和吗?这不过是白朴在愤激时说的牢骚话而已。在欲有为而不能的时代,别满脑子整天想着建功立业,别学屈原的“独醒”而自寻烦恼,明智的抉择是顺从自然之“道”,学会放弃!抖落一身重负,学习陶渊明回到田园,安静生活,饮酒求乐,这种彻底的“凤凰浬槃”,未必不是一种新生。
  

当人年过半百,进入“下求上达”的知命之年,实是人生解脱、渐进自然的一个“拐点”。及时行乐常是这个“拐点”的显著特征。白朴所写散曲《阳春曲•知己》就是最好的注释:

今朝有酒今朝醉,且尽樽前有限杯。回头沧海又尘飞。日月疾,白发故人稀。

这无异是一篇精彩的劝酒词。
  我们仿佛看到放浪形骸的白朴,举着酒杯,向一同聚会饮酒的朋友说:“喝!这样的快乐日子还有几天呢?”白朴早年时郁郁不得志,常发泄于事无补的牢骚。晚年时,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仿佛豁然开朗。元统一以后,“徙家金陵,从诸遗老放情山水,日以诗酒优游”(孙大雅《天赖集》)。
  这正是文人本色的复归。的确,人生如白驹过隙,眼见故交老友一天天离去,活着的人“增年翻是减吾年”(范成大语),理应“且尽樽前有限杯”,快乐一天算一天,否则便是不明事理。到死时后悔,那就来不及了!这也是珍重人生,把握自己,享受生活的明智选择。据各方面的社会调查,多数上了年纪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如曹操所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墓年,壮心不已”的人虽值得敬佩,但为数甚少。贵生是人的天性,注重生活质量的提升,在可承受条件下的超前消费,道德的及时行乐,是没有什么可非议的。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过:“最伟大的智慧,就在于充分享用现在,并把这种享用变为人生的目的。
  因为唯有现在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其他一切都只是幻想之物。”(《爱与生的苦恼》金铃译,第17页)他说的没错!何况如白朴所处的时代以及他的遭遇,不那样又该如何?负气不甘又管何用!而能安顿白朴那颗心灵的良药,也只能是饮酒吟诗,“诗书丛里且淹留”,“绣衣来就论文饮,随意割鸡炊黍”(《摸鱼子》),自得其乐。
  有时则是“不因酒困因诗困,常被吟魂恼醉魂”。饮酒是件轻松的事,作诗却须冥思苦想,二者比较,饮酒的乐趣似乎应该更浓些,却常常被作诗的兴趣占了上风,竟使陶然一醉之乐也受到了干扰。好在“四时风月一闲身,无用人,诗酒乐天真”(《阳春曲•知己》h这才是白朴的真性情!“诗酒乐天真”,这是觉醒化了的人生,是诗意化了的人生,也是自然化了的人生。
  这也符合中国古圣人“率性之谓道”(《中庸》)的教诲。设身处地地想一想,白朴的选择还是正确的。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