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久文化网
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九游会j9官方网站

晏殊的故事?-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

作者: admin 发布于:2022-06-05 16:53:18

不 为 无 用 之 事 · 何 以 遣 有 涯 之 生

中式

君语

每一个不了解晏殊的人,才去渴望晏殊的人生。

晏殊,字同叔,其从小便聪慧过人,5岁能诗,被视为“神童”。江南按抚张知白听闻晏殊的才名,大为称奇,极力举荐其进京。张知白是个实在人,皇帝曾经关心他说“卿孤寒,凡言照管。”爱卿啊,你孤独寒苦,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尽量满足你”。

这是多么好的皇帝,要是换成别人,肯定跪着磕头感激涕零。而张知白不是,他回了一句:“臣非孤寒,陛下乃孤寒。臣家有妻孥,外有亲戚,陛下惟昭阳二人而已,岂非孤寒?”意思是我家里有老婆孩子,外面还有许多亲戚,你只有后宫妃嫔罢了,连个孩子都没有,孤独寒苦的是你呀!

就这样耿直的张知白,教导出来的晏殊也同样耿直,张知白与晏殊相识的第二年,就推荐了晏殊参加殿试,晏殊见到皇帝,“神气不慑,援笔立成”,得到了宋真宗的嘉赏。赐同进士出身。两天后,进行诗、赋、论的考试,晏殊看到题目后直接说“这些题目我都考过了,换别的题目来考吧。”换了考题后,晏殊的答卷依然是最出色的。真宗对他更加赏识,当时晏殊年仅14岁被授以秘书省正事。三年后,召试中书,任太常寺奉礼郎。

当时的北宋,天下太平,士大夫们游乐宴饮成风,但是晏殊从官府下班后,却一直在家闭门读书。真宗知道这事后,夸奖他不喜游宴,是一个好青年。遂将晏殊选拔为太子的老师,也就是后来的宋仁宗的老师。

没想到晏殊却说:“臣非不乐燕游者,直以贫无可为之具。臣若有钱亦须往,但无钱不能出耳。”我不是不想去宴饮,是因为我没有钱,如果我有钱,我也会去。真宗听后,心里应该是有些尴尬的,但转念一想,有这么诚实的人来教太子,自己也就更放心了。

晏殊开启仕途之后,一直是顺风顺水的,三十岁为翰林学士,三十五岁为枢密副使,四十岁以资政殿学士、翰林侍读学士知礼部贡举,四十一岁为三司使,四十二岁为参知政事,五十岁加检校太尉枢密使,五十二岁加同平章事。深居庙堂的晏殊,对比处江湖之远的范仲淹,仕途顺利的不能再顺利了。

当仁宗登位后,晏殊已经官至宰相了。晏殊的俸禄也涨上去了。有钱的晏殊,最见不得别人炫富,有位书生叫李庆孙,参加科举考试高中探花,心情大好就嘚瑟,写了句:「轴装曲谱金书字,树记花名玉篆牌」,晏殊见状,立刻怼了句「此乃乞儿相,未尝谙富贵者」,你这是乞丐相,没有理解什么是富贵。

后来寇准有诗云:「老觉腰金重,慵便枕玉凉」,晏殊也觉得太俗了,「未是富贵语」这哪是有钱人说的话。那说什么话,才显得自己富贵又有钱,晏殊有他自己的见解。「余没吟咏富贵,不言金玉锦绣,唯说气象」,我每次炫富,都不直接吟咏我富贵,更不说金玉锦绣这些俗物,我只说风景,只有有钱人才会有闲情逸致欣赏景色。

此时的晏殊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巅峰,有钱有闲,下班之后,终于能开宴会了,他隔三差五地呼朋引伴,与他们把酒言欢,写诗填词。叶梦得在《避暑录话》中记载:“晏元献公虽早富贵,而奉养极约,惟喜宾客,未尝一日不宴饮。”

晏殊喜欢开宴会的事情,让他的学生欧阳修非常担忧,经常写信给老师,让晏殊少开宴会,晏殊也不搭理。他虽然喜欢举办宴会,却从不在宴会上喝得烂醉,时刻清醒着。柳永被仁宗认定“永不录用”后,心有不甘去了晏殊的宴会碰运气,晏殊问他:“贤俊呐,你喜欢写曲啊?”柳永回答:“我跟您一样,特别喜欢写曲子!”晏殊却说:“可我不会成天厮混在妇人堆里,净写一些给妇人们看的词,意思就是我们不是一类人,你不能成为我的门生。

在柳永的事情上,晏殊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却也是极为清醒的,他爱才识才,韩琦、范仲淹、富弼、欧阳修等名臣都是他选拔的。他与门生宴饮清歌,诗词唱和,其实本来应该是很快乐的事情,却让他生出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曲清歌满樽酒,人生何处不相逢”这样落寞的句子,以至于他的诗词每每读来会有莫名伤感,似乎开宴会的热闹,只是为了让自己有些事情做,来暂时麻痹自己,忘却自己独处时容易想起的事情。

后世的文人,或多或少,都因为“富贵宰相”“富贵词人”这些头衔,羡慕过晏殊,却不知道晏殊也曾经被贬黜了十六年,这些都没有在他的诗词里提及。可能是他觉得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这与他的性情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在只用两个字放在他的性情里,我最愿意用“克制”两个字。似乎,晏殊一辈子都在诗词中克制自己的感情。

晏殊二十一岁的时候,其弟弟晏颖自尽,二十二岁的时候,结发妻子李氏病逝,二十三岁,父亲去世,二十五岁,母亲去世,三十余岁,继室孟氏病逝。除了仕途通顺以外,晏殊其实是很惨的。虽然他开创了北宋婉约词风,被称为“北宋倚声家之初祖”,一生写过很多词,但不曾有一首是为逝去之人而作,这也是晏殊的一种生死观。

晏殊的儿子晏几道常言:“先君平日为词,未尝作妇人语”。大概总有心事不足为外人道,所以便将他风雨江山之外,万不得已,隐晦地写在词里。他不去倾诉,也不宣泄,而将自己的感情克制得恰到好处。 读他的很多词,入眼虽是风景,却也一直有着凝滞未能拂去的清愁。

比如这首《蝶恋花》:

南雁依稀回侧阵。雪霁墙阴,偏觉兰牙嫩。中夜梦余消酒困。炉香卷穗灯生晕。

急景流年都一瞬。往事前欢,未免萦方寸。腊后花期知渐近。寒梅已作东风信。

兰牙嫩,炉香卷,冬君已问梅消息,可是你看到的只是他一个人在看这些景色,总是落寞的。晏殊的词,继承了花间派深婉含蓄,又独有一种理性和旷达。从而使他的词韵短而意长。温润秀洁,典雅流丽,写富贵不鄙俗、写艳情不纤佻,每一首似乎都是诉说给谁听,就是种幽远情深,缠绵哀婉,将我们深深打动。

对于晏殊这样的人,荣华富贵是更容易让他难过的,因为没有人陪他一起,只能一个人在不胜寒的高处看风景。其实总有这样的一些人,他寒苦的时候,只愿一个人,可他自己过的越好,就越难过,越怀念逝去的亲人,越希望他们和自己一起享受这人间美好。在晏殊感叹'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 的时候,他已深知逝者长已矣,即使落寞,也要才规劝自己“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然后继续笙歌,继续生活。

北宋词人晏殊,素以诚实著称。在他十四岁时,有人把他作为神童举荐给皇帝。皇帝召见了他,并要他与一千多名进士同时参加考试。结果晏殊发现考试是自己十天前刚练习过的,就如实向真宗报告,并请求改换其他题目。宋真宗非常赞赏晏殊的诚实品质,便赐给他“同进士出身”。晏殊当职时,正值天下太平。于是,京城的大小官员便经常到郊外游玩或在城内的酒楼茶馆举行各种宴会。晏殊家贫,无钱出去吃喝玩乐,只好在家里和兄弟们读写文章。有一天,真宗提升晏殊为辅佐太子读书的东宫官。大臣们惊讶异常,不明白真宗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真宗说:“近来群臣经常游玩饮宴,只有晏殊闭门读书,如此自重谨慎,正是东宫官合适的人选。”晏殊谢恩后说:“我其实也是个喜欢游玩饮宴的人,只是家贫而已。若我有钱,也早就参与宴游了。”这两件事,使晏殊在群臣面前树立起了信誉,而宋真宗也更加信任他了。

上一篇: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